当前位置: 最新动态 > 自我提升
自我提升
推荐信息
热门信息

毛主席以为他已经牺牲,他却把“偏师”带成了“虎狼之师

作者:乐享趣闻轶事 发布日期:2021/7/16 10:58:32 访问次数:236

毛主席以为他已经牺牲,他却把“偏师”带成了“虎狼之师”

古今中外,每一支成功的军队都有其精锐团队和出色的指挥员。

在中国人民解放军‬序列中就有这么‬一位将军,他低调、内敛,他的职务曾经7年“原地踏步”。

但是,就是这位低调‬的‬将军,他‬厚积薄发,仅用了几年的时间,硬是把一支“偏师”带成了“虎狼之师”,建下了旷世奇功,加快了全国‬解放‬的进程。

这位将军就是开国大将粟裕将军‬。

毛主席以为他已经牺牲,他却把“偏师”带成了“虎狼之师”

电影《大决战之淮海战役》剧照

粟裕大将根正苗红,他‬参加过‬南昌起义,是名正言顺‬的‬“井冈山老人”。

然而‬,与同时期其他将领相比,粟裕‬却‬是提拔得最慢的一个。

究其原因,应该与这几个因素有关。

首先,红军长征时期,粟裕没有‬跟随‬红军‬主力‬一起‬长征‬,而‬是‬留在南方进行游击战争。

因此‬,粟裕‬长时间远离全军中枢;

其次,粟裕将军前后负过6次重伤,多次因伤离开指挥位置,自然失去了不少建功立业的‬机会;

第三,粟裕大将是出了名的“万金油”。

几年时间里,粟裕‬先后在10多个单位任职,其中包括红65师、红四军军部、红军学校、红一军团教导师、红军挺进师等。

“我是革命一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”。

可这样短时间内频繁更换单位,工作没有‬了持续性,这‬也对粟裕“脱颖而出”、创造战绩造成了不小‬的‬影响。

毛泽东与粟裕都是湖南人。

“自古无湘不成军”。

近代以来,湖南出了一拨又一拨的军事人才。

其中,1955年授衔的十大元帅中就有三个湖南人:彭德怀、贺龙、罗荣桓;

十名大将中则有六个湖南人:粟裕、黄克诚、陈赓、谭政、萧劲光、许光达。

粟裕是毛泽东的老乡,更是毛泽东后来极为倚重的方面军统帅,屡屡被委以征战重任,因此,粟裕将军堪称毛泽东的“撒手锏”。

粟裕早年曾经当过毛泽东的“卫士长”。

我们通常所说人才有这么两种:

一种是少年得志,成名很早;

另外一种则是大器晚成,后来居上。

粟裕显然属于后者。

粟裕后来的“异军突起”也许出乎毛泽东的意料之外。

他虽然是“井冈山老人”,赶上了南昌起义,跟随朱德上井冈山并且见到了毛泽东。

但是,当时的粟裕仅仅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班长,也没有“叫得响、吃得开”的文凭。

与毛泽东一样,粟裕读过师范学校,在黄埔军校毕业生眼里,师范生就是个“教书匠”,与军人这个职业挨不着边。

毛主席以为他已经牺牲,他却把“偏师”带成了“虎狼之师”

电影《大决战之淮海战役》剧照

粟裕没有当成“教书匠”,却是个虚心好学的好学生。

自从上了井冈山,粟裕很快就对毛泽东出神入化的御敌之道敬佩不已。

因为职务很低,粟裕不可能直接拜毛泽东为师,但是,他却一直在默默地琢磨毛泽东运兵遣将的战法。

很长时间里,毛泽东并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位勤勉好学的“学生”。

一次偶尔的机会,给粟裕提供了近距离接触毛泽东的机会。

1929年6月,在红四军第七次代表大会上,毛泽东落选前委书记之职务。

“有理说不清”的毛泽东非常气愤,一气之下,去福建永定的天子洞养病去了。

为了保护毛泽东的安全,朱德军长要求林彪派一位得力的干部负责毛泽东的安全保卫工作,并反复强调:不能出任何问题。

于是,林彪把三连连长粟裕派到了毛泽东的身边。

林彪之所以选派粟裕担任这个特殊的任务,主要基于他对粟裕的了解。

林彪认为,红四军从来不缺英勇善战的干部,但是,要论胆大心细、处事谨慎和应变能力,没有谁比粟裕更让自己放心。

这是粟裕与毛泽东之间第一次长时间“亲密接触”。

粟裕确实尽心尽职且心思慎密,他没有机械地执行林彪的命令,而是十分巧妙地设置了两道安全屏障。

粟裕把全连百十号人分为两拨,自己带一部分战士寸步不离毛泽东左右,另一部分则在毛泽东住处的外围机动警戒。

粟裕排兵布阵如此讲究,让毛泽东第一次对这个沉默寡言的年轻人产生了好感。

毛泽东当时的心情非常烦闷,因为有粟裕这位“卫士长”周到、妥帖的护卫,他开始静下心来,安心地看书、思考问题。

在毛泽东的印象里,粟裕这位“卫士长”是个老实人。

除了每天例行的探望、问候之外,粟裕对毛泽东再也没有任何“亲近”之举。

然而,毛泽东很讲感情,尤其对患难时帮助、支持自己的人,毛泽东向来十分感念。

1930年年底,粟裕出任了红64师师长。

由此开始,粟裕终于上了一个台阶,走进了红军高级指挥员的行列。

红64师装备简陋、兵员不足编,却是红军精干的主力部队。

这个师是红一方面军总部的直属部队,由朱德总司令、毛泽东政委直接指挥。

粟裕因此与毛泽东频繁接触,开始正儿八经地跟毛泽东“学打仗”。

与想象中的“拜师学艺”不同,粟裕没有向毛泽东行过“拜师礼”,毛泽东也没有办过任何形式的“收徒仪式”。

然而,粟裕却在毛泽东身边“勤学习、细琢磨”,不久便“学有所成”,并“小试牛刀”。

在第一次反“围剿”中,粟裕就给毛泽东献了一计。

粟裕提出:针对敌军轻敌且求胜心切的特点,我军派出一支小部队作诱饵,把张辉瓒引向龙冈。

粟裕建议主力红军在龙冈设伏,一举歼灭敌18师。

毛泽东和朱德对粟裕的计谋十分欣赏,当即派出了一个营的部队作诱饵,在与张辉瓒部交火后,部队立即向龙冈方向边打边退,最终把敌18师引入了我龙冈包围圈。

龙冈地区山岚重叠,树大林密,雾气弥漫,是一个理想的打埋伏的好地方。

当张辉瓒率部进入龙冈时,埋伏在四周的4万名红军将士一起出动,刹那间枪声大作,炮声隆隆。

龙冈这个被莽莽密林覆盖的山区顿时变成了杀敌的好战场。

此战活捉国民党第九路军第18师中将师长张辉瓒,红军大获全胜!

第二次反“围剿”中,国民党军摆出了长达500公里的“一字长蛇阵”。

在阵势上,国民党军就像一只螃蟹,两边两个大钳子,中间一个软肚皮。

粟裕率部从敌人的软肚皮“开刀”,“十五日驱七百里”,从富田一直打到了福建省的建宁。

战后,粟裕给毛泽东、朱德写了一封简短的战况报告。

这是至今发现的粟裕与毛泽东之间最早的电文,也可以算是粟裕向他的老师交的第一份作业。

如果继续在毛泽东、朱德麾下大刀阔斧拼搏数年,粟裕的军事才干将有更多的发挥,或可成为军级或军团级主官。

然而,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。”

“大器晚成”似乎是粟裕注定的命运,宁都会议后,毛泽东再度“靠边站”,直到三年后才在长征路上“东山再起”。

同时,粟裕也在师一级职位上徘徊不前,历时长达七年之久,成为红军中不太多见的“老”师长。

直到全面‬抗战开始,粟裕才真正有了大刀阔斧施展才华的机会。

毛主席以为他已经牺牲,他却把“偏师”带成了“虎狼之师”

电影《大决战之淮海战役》剧照

此时,毛泽东已经在延安站稳了脚跟,他开始过问粟裕等当年留在南方丛林里坚持游击战争的老部下。

毛泽东知道,红军主力开始长征以后,留守苏区的红军部队将面对难以想象的危局,但凡能够生存下来都是奇迹。

当毛泽东听到“粟裕同志已经失联多年,也许已经牺牲了”的消息时,毛泽东的心情是惋惜与沉痛的。

毛泽东依然期望这个“青年战术家”还生龙活虎般地活着。

更加残酷的抗日战争即将开始,红军太需要粟裕这样会打仗的人才了。

1937年5月,中共中央在陕北召开了苏区代表会议。

在致开幕词前,张闻天同志庄重地宣布,向在以往革命斗争中牺牲的同志们致哀。

在张闻天宣读的“英烈名单”上,李大钊先生位列第一,粟裕位列第34。

包括毛泽东在内的许多人都没有想到,“不死鸟”粟裕还活着。

会议过后七个月,新四军副参谋长周子昆向延安的毛泽东报喜:“粟裕还在。”

听到这个消息,毛泽东的欣喜之情溢于言表。

据毛泽东的卫士回忆,毛泽东当时心情大好,他一个人在院子里来回踱步,还哼唱了一大段京剧……

1938年4月,新四军组建了一支先遣支队,先期开往江苏南部,为主力部队开路、战略侦察。

担任‬先遣支队司令员‬的‬就是勤于思考、擅长‬打‬游击战的粟裕。

为振奋苏南沦陷区老百姓对‬抗战前途‬的信心,粟裕所部‬打‬响‬了新四军江南抗日第一战-韦岗战斗。

在‬粟裕‬司令员‬指挥‬下‬,先遣队百余名指战员‬速战速决‬,只‬用‬半个‬小时‬就‬结束了‬战斗,击毙、击‬伤‬日军20余名,击毁日军‬汽车4辆,然后迅速安全‬撤离了‬战场。

这是一场规模‬不大‬的‬伏击‬战‬,也是‬一场‬典型的游击战。

虽然‬战果不大,但因为战场选择‬在日占区,因此影响巨大‬。

从此开始,粟裕把游击战术运用得得心应手,捷报频传‬:

伏击日寇军车,首创新四军活捉日军记录;

小丹阳痛击日寇;

奇袭官陡门,8分钟解决战斗;

延陵大捷,受到延安总部嘉奖;

黄桥战役,解决了新四军生死存亡的问题;

车桥战役,打了新四军最大的一次胜仗;

三次天目山战役,狠狠教训了搞“摩擦”的国民党顽固派;

高邮战役,粟裕‬指挥‬新四军‬给予‬日寇‬最后‬一击‬。

我军“十大抗日名将”中,粟裕‬是‬新四军‬唯一的高级‬将领,同时‬,粟裕‬也是8年‬抗战‬中‬始终没有离开前线的我军高级将领。

与粟裕交过手的日军提起粟裕就头疼:“太不可思议了,你打他时,你‬找‬不‬到‬他‬一个人,他打你时,他‬的‬人‬随时随地都会冒出来……”

延安的毛泽东也一直在关注着粟裕,他不断接到粟裕的捷报,每一次都让他兴奋不已。

粟裕接连三次取得天目山大捷后,毛泽东的欣喜之情尤为明显。

这一仗不仅干净利索地报了“皖南事变”的一箭之仇,更是我军从游击战转变为大兵团作战的一次大演习、大热身。

毛泽东对周恩来等人说:“粟裕同志将来可以指挥四五十万军队。”

抗战胜利后不久,波澜壮阔的解放战争拉开了‬帷幕‬。

粟裕大将有‬了‬更大的舞台。

毛主席以为他已经牺牲,他却把“偏师”带成了“虎狼之师”

电影《大决战之淮海战役》剧照

然而‬,我们‬不得不承认,在‬解放战争初期,粟裕所部没有‬被‬当作‬我‬军‬的‬主力部队‬‬,而是被当做“偏师”使用的。

所谓“偏师”,指在主力军侧翼协助作战的部队。

全国几大战场中,山东地区‬和东北地区‬最为重要,我军志在必得。

其中东北为战略必保之地,所以,我军从山东抽调大量部队去了东北。

同时,新四军第3师也调往了东北,部分主力部队抽调去了山东。

这样,粟裕在苏中就没有多少主力部队了,其任务改为外围牵扯国民党军队,策应山东战场。

也就是说,在全国战场布局中,粟裕所部是个“配角”。

作为‬“配角‬”,这支‬“偏师‬”要么在外围牵制敌人,要么是主动出击给主力部队和根据地减轻压力。

但是,粟裕大将硬生生把“偏师”带成了主力,甚至起到了主力部队都起不到的作用。

他率领人数不多的一支“偏师”,在苏中大地大展拳脚,创造了“七战七捷”的战绩,把国民党大量兵力死死拖在了苏中大地,对山东战场的支持作用不言而喻。

粟裕七战七捷,首创打败国民党美械装备部队的胜利范例,给心里七上八下的毛泽东吃了一颗定心丸。

他亲自起草文电,将粟裕这一战例通报全军,要求“各区仿照办理,并望转知所属一体注意。”

粟裕这匹被岁月埋没多年的“千里马”没有让“伯乐”失望。

“粟裕”的名字却让国民党方面闻风丧胆。

国民党不得不正视粟裕这支人数不多,却“杀伤力”不小的部队。

于是,蒋介石‬换下汤恩伯,换上李默庵,一支支国民党“精锐部队”调往苏中地区,战斗规模越打越大。

粟裕时而“捏软柿子”,时而“啃硬骨头”,专打“出头鸟”,一点一点地消灭国民党在华东的机动兵力,打得国民党军无所适从,防不胜防。

国民党岂能甘心失败,凭借兵力和装备优势,他们摆出了要与粟裕大军拼命的架势。

他们‬改变以往分兵冒进的战术,而是采用“齐头并进,稳扎稳打”的打法,一路尾随到了山东。

粟裕则‬摆开架势,且战且退,寻找战机。

国民党军吃够了粟裕专打“出头鸟”战术的苦头,一时间,心惊肉跳的国民党军谁也不冒头,就怕被粟裕切割歼灭。

南京的蒋介石也一再命令各部抱成团,形成密不透风的行进“阵列”,以战车履带碾压式的进攻方式与粟裕对阵。

但是,粟裕用了一连串的计谋,调动和迷惑了敌军,硬是把歼灭对象从貌似坚不可摧的“阵列”中抠了出来,然后予以痛歼。

孟良崮战役‬,粟裕‬找到‬了‬张灵甫整编第74师的‬软肋‬。

粟裕‬先是切割、孤立张灵甫,然后将张灵甫逼上孟良崮。

解放军‬各纵队熟练地应用“围点打援”战术,一口吃掉了整编74师这‬块‬蒋介石‬的‬‬“心头肉”。

消灭了国民党“五大王牌军”之一的整编74师,粟裕大将及其所部指战员信心倍增。

粟裕‬率领‬的这支‬“偏师‬”也‬从‬这支“配角”的位置‬走到‬了‬舞台正面。

在‬一场‬接‬一次‬战斗‬中‬,粟裕‬指挥‬的‬战役‬规模越打越大,歼敌目标从一个团、一个师,逐步放大到一个整编师(军),胃口越来越大,战绩一次比一次令人叹为观止。

毛主席以为他已经牺牲,他却把“偏师”带成了“虎狼之师”

电影《大决战之淮海战役》剧照

粟裕‬所‬部‬的战绩不但严重挫伤了蒋介石的“自信心”,也引起了毛泽东‬的格外关注。

1947年8月24日,毛泽东致电全军:“我华东军在第一年作战中,已表现自己为全国各区战绩最大的军队。”

但是,就在毛泽东一而再、再而三地褒奖粟裕之时,“子养电”事件发生了。

1948年上半年,中央决定派粟裕率部分兵力进军江南,牵制国民党主力,以减轻东北战场的压力。

而粟裕却并不认同这一战略决策,他有自己深思熟虑的另外一套方案。

8月,粟裕赶赴延安,他要向毛主席、党中央当面解释自己的战略主张。

这是毛泽东与粟裕1931年后的首次见面。

毛泽东罕见地出门迎接自己的下属,他握住粟裕的手说:“十七年了啊,有十七年没见面了吧?”

粟裕也十分激动,连连向毛主席问好。

在‬接下来‬的‬“答辩会‬”上‬,粟裕‬据理力争,最终获得了中央的支持,毛泽东决定采纳粟裕的建议:

部队暂时不渡江,先在淮海打几场漂亮的歼灭战,争取大量杀伤敌人。

于是,粟裕大将就有了“小淮海战役”的设想,目标之一就是歼灭黄百韬兵团。

但是,战役一旦拉开序幕,后面的变数就太多了。

老蒋急于解决山东问题,因此不惜“倾全国之兵力与共军决战“。

而此举也正好符合粟裕大将的战略意图,虽然以少对多,我‬军‬压力‬巨大‬。

但是,粟裕大将向来不缺少以弱胜强、以少胜多的勇气和谋略。

在陈老总等全力辅助下,“小淮海战役”变成了“大淮海战役”,演变成了一场决定两军命运的大决战。

接下来的故事就有些滑稽了。

在粟裕大将“导演”下,国民党蒋介石全力“协同配合”,黄百韬、黄维、杜聿明“领衔主演”,上演了一出如出一辙的“连台大戏”:

黄百韬被包围,黄维出兵救援。黄维没能救出黄百韬,自己却‬被包围;

黄维被包围,杜聿明出兵救援。杜聿明没能救出黄维,自己也被包围。

最终,黄百韬战场丧命,黄维、杜聿明成了解放军‬的‬俘虏。

“千军易得,一将难求”。

毛泽东“登坛拜将”,重用粟裕的决策无疑是对的。

“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。”

此后,毛泽东每临大战,屡屡电示粟裕:“独立处置,不要请示”,“机断专行,不要事事请示”。

正是在这种超乎寻常的信赖之下,粟裕放手一搏,豫东、济南、淮海、渡江、上海等战役,解放军横扫千军,连战连捷。

毛主席以为他已经牺牲,他却把“偏师”带成了“虎狼之师”

电影《大决战之淮海战役》剧照

“我的战友中,数粟裕最会打仗”

举世瞩目的开国大典上,粟裕成为继毛泽东、朱德、贺龙之后为人民英雄纪念碑铲土奠基的人。

进入1950年,毛泽东对粟裕的倚重甚至超过了林彪。

首先,毛泽东把解放台湾的指挥棒交给了粟裕。

朝鲜战争爆发后,毛泽东未雨绸缪,紧急组建东北边防军,让谁担任这支部队的挂帅人?

毛主席第一个推荐了粟裕。

1961年9月,毛主席接见英国蒙哥马利元帅。

会谈期间,蒙哥马利元帅称赞毛主席用兵如神,是高明的军事家。

蒙哥马利特别提到“不可思议的淮海战役”。

毛主席说:“我的战友中有一个最会打仗的人,这个人叫粟裕,淮海战役就是他指挥的,他是我们湖南人。”

韩福裕是周恩来的贴身卫士,新中国成立之初,有一次,韩福裕跟随周恩来去见毛泽东。

毛泽东随和地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韩福裕说:“我叫韩福裕,韩信的韩,幸福的福,粟裕的裕。”

毛泽东笑着说:“你这个名字好呀,包含了中国两大军事家韩信和粟裕,你还比他们都有福气。”

毛泽东的话自然是戏言,却也真实地折射出粟裕在毛泽东心里的分量。

1953年2月,陈毅元帅陪同毛泽东坐火车从南京、徐州、济南回北京。

列车一路向北行驶,沿线经过的许多地方都是华东野战军当年的战场。

一路上,毛泽东多次提到粟裕。

列车经过徐州时,毛泽东凝望窗外这个当年淮海战役的主战场,再次深有感触地说,淮海战役,粟裕立了第一功。

火车经过济南时,毛泽东又夸粟裕是“人才、将才、帅才”。

陈毅笑着插了一句话:“粟裕是樊哙”。

毛泽东似乎有些不满意:“粟裕一不是樊哙,二不是韩信,我毛泽东也不是刘邦。”

“粟裕就是粟裕,是人民解放军的战将,是人民的好儿子嘛!”

毛主席以为他已经牺牲,他却把“偏师”带成了“虎狼之师”

毛泽东与周恩来、朱德、刘少奇、陈毅、粟裕等合影

毛泽东这句话是对粟裕同志戎马一生的高度褒奖。

有最高统帅的这一褒奖,粟裕这位“井冈山的老人”虽然没有得到“元帅”这个军人的最高军衔,却也足以“笑傲江湖”,快慰平生了。

在我军历史上,毛泽东‬“四渡赤水”等战例堪称经典。

粟裕大将在解放战争时期的一系列战绩同样不同凡响,他改变了整个战场态势和战争走向,足以永载史册。